半味书屋
掌灯判官徐志穹 >第九十七章 八品道门 三大规矩

第九十七章 八品道门 三大规矩

[    【作者沙拉古斯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这回徐志穹想起来了,他在入品那天就见过陆延友,扔稀泥是他惯用的手段。

    董庆山恼了。

    陆延友回身踹了姑娘一脚,这一脚力道恰到好处,姑娘没摔倒,但挣脱了技能的束缚,一路疯狂哭喊,逃命去了。

    儒生不敢多想,那姑娘快冲出巷子了。

    儒生突然变了脸色,姑娘大惊,一边哭嚎,一边逃命。

    儒生人头落地,姑娘看到这一幕,双眼一翻,差点吓

    这盏灯还没亮,必定会有提灯郎来点灯。

    姑娘在旁喊道:“他要杀我,他差点掐死我。”

    徐志穹在旁看着,也跟着着急,忽见夜色之中,恍惚出现了一青一白两盏灯笼。

    白灯郎拿出镣铐,走向了儒生,儒生吓得后退两步,陆延友在背后轻轻踢了一脚,儒生转退为进,冲向了董庆山。

    姑娘趁机想要逃走,儒生上前又把她捉住:“男为尊,女为卑,我命你不准动!”

    儒生要走,董庆山喝道:“站住!跟我去衙门!”

    好局,真是好局!

    儒生见提灯郎来了,吓得魂不附体,转身要逃,陆延友不知从哪弄了把稀泥,扔在了儒生脚下,儒生脚一滑,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是怎地了?

    谁在背后踹我?

    是提灯郎。

    在他的礼法之下,姑娘浑身僵硬寸步难行,儒生又去掐她脖子,陆延友从背后狠狠踹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儒生追了上来,伸手来捉姑娘。

    “你休要胡说,”儒生爬起身子,“我就是认错人了,我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陆延友布起了迷魂阵,姑娘开始绕着守夜灯转圈子。

    儒生掐住了姑娘的脖子,姑娘的脸由红变白,    眼看就要送命。

    巡夜的来了,终于来了!

    到了巷子口,姑娘朝右边逃,    陆延友抢在前面,又踹了一脚,    姑娘一个趔趄,转到了左边,又进了另外一条深巷。

    去了衙门,功勋却不好拿了。

    董庆山站在儒生面前,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追这女子作甚?”

    陆延友在身后不时踹一脚,拽一下,引导着姑娘往前走,这姑娘吓坏了,根本顾不上左右,也不知道谁在踹她,看见路就往前跑,在交错的小巷里穿梭多时,跑到了一盏守夜灯附近。

    徐志穹在远处看的清楚,青灯郎董庆山带着一名白灯郎巡夜来了。

    儒生连连摇头道:“我,我不作甚,我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徐志穹看了陆延友一眼。

    儒生站在原地不知所措,陆延友暗自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这儒生是个疯子,    是个畜生,    是个辫太,是个极度扭曲的人渣。

    男为尊,女为卑,是一些腐儒信奉的礼法,    并非大宣的风气,    可在技能催动之下,    被强行灌进了姑娘的脑海。

    陆延友示意徐志穹别动,他悄无声息来到儒生背后,一巴掌拍在了儒生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姑娘声嘶力竭呼喊,董庆山闻声赶了上来,举着灯笼,对儒生喝道:“你要作甚?”

    董庆山拔出佩刀,一刀砍了儒生。

    这儒生有九品修为,速度比寻常人快了许多,两步追上去,一手揪住姑娘的头发,    一手捂住了姑娘的嘴:“你个不知羞耻沿街叫卖的贱婢,杀了你,以正风化,不枉我饱读圣贤之书,死在我手上,却也不枉你来人世走一回!”

    看儒生站着不动,董庆山怒道:“我让你跟我去衙门,你却听不懂么?来人,把他给我锁了!”

    儒家九品技,循礼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他受了不少委屈,本就无处宣泄,今晚却又遇到了这个不知死活的杂碎!

    真是个无耻之徒,对一个弱女子竟然也用了技能。

    左一脚,右一脚,三人绕着守夜灯转了许久,这地方实在僻静,一直没人察觉。

    满头大汗的陆延友笑了。

    董庆山的地盘原本在望安河,因为他是肖松庭的亲信,虽然他不是内鬼,却也受了肖松庭的牵连,丢了好地方,被送到城东了。

    九品儒生,对迷魂阵有些抵抗性,虽说动作迟钝了些,但他还是想尽办法堵截那姑娘,可每次快要抓住姑娘的时候,陆延友总是在背后出其不意,给上一脚。

    儒生一个趔趄,以头抢地,摔掉了一块脸皮。

    “杀了啦!救命呀!杀人啦!”姑娘朝着巷子口冲了过去,儒生见大事不妙,拼命追赶,没追两步,又被陆延友踹倒在地。

    就算不能杀人,也不能看着好好一个姑娘断送在这人渣手里。

    不能让他去衙门。

    你若不出手,我可就出手了。

    儒生一惊,松开了姑娘,回头一看,却没看到半个人影。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