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味书屋
穿成娱乐圈文里的恶毒炮灰 >番外叶俨X谢宁6坦诚

番外叶俨X谢宁6坦诚

[    【作者竹北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尼玛。

    谢宁说得轻描淡写,叶俨听到脑子‘嗡嗡’作响。

    “哥哥,”谢宁抬眼看向叶俨,他笑得眉目弯弯:

    这个并不难猜.青年出柜出得光明正大,他追的不可能是女主。

    谢宁眸光紧锁在叶俨眉眼,他不后悔自己的冲动,只是好奇青年会说真话还是假话。

    更气人的是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”谢宁紧握的勺子不自觉松开,他努力压着嘴角的弧度:

    谢宁乖巧地塞了一口粥,他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:“你喜欢他?

    “吃粥,”叶俨屈起手指在餐板上了敲了一下,他喉咙里发出一声低笑:

    谢宁唇瓣抿成一条直线,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叶俨动作。手麻利地拆掉监控设备,又掏出手机熟练的下了一个信号干扰APP,他就是这么酷,一线顶流的烦恼,电子产品,他除了保持警惕之外,还要学会反套路。

    “送温暖的炮灰,”谢宁楞了两秒,他蓦地笑到前仰后合:

    ",

    “哥哥,”谢宁直勾勾地看着叶俨,他说一字一顿:“我是同性恋。”

    谢宁眼尾发红,他努力止住笑意: “现在对舔狗的要求太高了。”

    '阴奉阳违,”叶俨皱了皱眉,他下意识回道:

    “哥哥,”谢宁眼底发出骇人的光芒,他哑着声音问道:“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,”谢宁眸光仔细巡视着叶俨五官, 他没有发现自己眼底的占有欲:

    说自己是一本书里的炮灰舔狗,他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真有对自己好的人存在?

    后来他试着偷拍男主,试着在意,他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多.....

    叶俨耸了耸肩膀,他哑然失笑:

    “计,”叶俨用力撸了把头发,他的喉咙发紧:‘

    叶俨克制不住瞳孔地震,他惊呼道:

    自尊心被狗吞掉之后就变成了舔狗,

    “饶了我吧,”叶俨抬手端起另一碗白粥, 他吓到连连摇头:“我只是个送温暖的炮灰。

    谢宁鼓了鼓腮帮子,他淡声提醒:

    莫名丢人。

    纯属意外。

    谢宁会信吗。

    “无意发现的,”谢宁看到叶俨眼底的怜惜,他忍着心口的悸动:刻的清明。

    好大一个弟弟还没捂热就飞了。

    “别怕,”叶俨跳下椅子,他对.上谢宁防备的眼神:“我没恶意。”

    他无力反驳。

    "宁宁,”叶俨拍了拍谢宁紧绷的背脊,他把声音放得很轻:‘

    同性恋在这个世界不受待见,他说恭喜不合时宜,可是反对,叶俨真心觉得只要相爱性别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的亲身经历,

    “不用说,”谢宁把空碗把到餐盘,他优雅地擦

    '哥哥’不打算骗我。

    叶俨:

    承认自己是同性恋。

    假如有人说自己说出同样的话,他的第一反应是送对方进精神病院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现在的状况,"叶俨扯松了领带,他把心一横:“我叫叶俨,是一本小说里的恶毒炮灰,在回国的飞机上遇到危险意识觉醒,遭遇空难后突然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比如世界恶意。

    为了寻找脱离世界恶意的办法,他看过很多小说,甚至还研究过周易。

    世界真的会给予他善意.

    谢宁欺侮美强惨男主,心里总是不忍,每当浮现这种情绪,他就会现很多不-一般的东西。

    叶俨确实不知道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“因为,”谢宁缓缓坐直身子,他本就幽黑的眼眸沉了沉:“我也是个舔狗炮灰。”

    只是。

    他的心底泛起细密的痛意,只为眼前一脸淡然的少年,叶俨比谁都明白清醒的舔狗有多难熬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谢宁眼底浮现笑意,他抬抬下巴: “我跟你一样。"

    叶俨眨了眨眼,他抓偏了重点:“言情?”

    叶俨按在谢宁头顶的手指一顿,他眼底是毫不掩饰的震惊:

    他不是男主,连个反派都没混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叶俨看到谢宁笑到眉目弯弯,他诧异地反问:“你不害怕?‘

    谢宁心底翻起滔天巨浪,他满脸平静:

    也许谢宁想问的是他们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的第一反应是装傻。

    结合语境跟少年脸上的表情。叶俨知道对方看穿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等等,”叶俨抬头看着天花板的监控,他扯过椅子站了上去:

    这个认知让谢宁心情变得极好。

    原来这么简单。叶俨没有反应过来:“啊?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叶俨思索了几秒,他准备给谢宁打个预防针:“你有没有看过穿书这类的小说?"

    长得够帅足够有钱。

    很明显。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