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味书屋
死遁成了白月光![虫族] >第27章 再遇

第27章 再遇

[    【作者鲨大鱼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他气得锤了几下床,没想到太过真情流露,床板骤然“咔”地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这笨蛋!人家叫风信子。”

    他又转身对裴怀清嘱咐道:“我先去应付外面一些人,等会带你去找封澜。记得谁敲门也不要应。”

    自己力气确实很大,但这床也不至于这么脆吧?!

    “今天回来么?”裴怀清讶然,但很快拒绝:“他都没有和我说,我还是不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裴怀清像株被风吹过的花,微微垂下脑袋动摇了。

    然而出来的时候,他的腿无意间碰见了什么,低头去看,脸色猛地苍白一片。

    很快有特别的侍者来招待他们,裴怀清迎着周围或打量或好奇的目光,低着头把自己大半藏在琥珀身后。

    “太忙了吧,应该是忘记告诉你了。梅格星政党改选,附近又不大太平,他行程很紧,很多事交给下属通知了。”

    “首领正在忙,请这位先生先在房间等待片刻

    床板“咔咔”叫了两声后,像是死不瞑目的呐喊,不甘心地塌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哟,还在忙活啊?”

    终于到了指定地点,坐在安静的房间里,裴怀清松了一口气,琥珀则烦躁地扯了扯领带,骂了一句:“什么鬼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诶,不会不会!”

    他坐在塌陷的床体废墟中间,抹了一把脸平复心情,才苦着脸地从中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裴怀清手顿了顿,不善地回头看过去:

    听他骂人也没多少气势,琥珀笑着靠在墙边,饶有兴致道:

    裴怀清避开他的手,不满地扒拉自己头发,却让两根呆毛翘得更高了:“别这样,我不是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裴怀清下意识发觉哪里不太对劲,社恐发作,攥着琥珀的衣角死活不愿意下车,被对方哄着才红着眼睛下了车。

    多了一个参加花市的任务,裴怀清开始着手培养新品种。

    对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,推门离开了。

    窗台上摆着一盆变异的植物,还没长开,琥珀只看了一眼,评价:

    听到他语气软化的琥珀眼色一亮,赶紧把人拉到面前来,握着他一只手,信誓旦旦说道:

    琥珀一路对瞟过来眼神的人回以冷酷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喜欢陌生人看你,你跟在我的身边,反正片刻不要离开我,咱们去蹭吃蹭喝顺便和封澜打完招呼就走,怎么样,嗯?”

    因为是高级晚宴,他换上了一身白色的西装,合体修身的剪裁勾勒出细窄的腰段,凸显出本就身高腿长的优势,柔软微长的发丝柔顺垂在耳边,胸口口袋被塞了一朵清丽的栀子花,衬着一张明丽动人的脸更加色若春花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就这样去,真的合适么?应该不会有人看到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梅格星的球花是花语为“等待爱情”的薰衣草,寻常的紫色薰衣草寓意是“等待无望的爱情”,过于凄美,裴怀清是不太喜欢的,但培育了不少其他的品种,都不太满意。

    “竟然在窗台放大蒜。”

    车一开进门,才发现停车位被各式各样的飞行器围堵得水泄不通,天上飞的,地上跑的,水里游的,光看架势就知道里面的光景得有多热闹了。

    琥珀忍不住地勾起嘴角,正要推门出去的动作一滞,转而大踏步走过去揉了揉裴怀清手感颇好的黑发,低下声:

    “琥……不,请问封澜在哪儿?!”

    听起来还是挺令人心动的。

    裴怀清坐在床上,清亮的眼睛看着他,乖巧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裴怀清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他很尴尬。

    “记得等我回来,别被拐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封澜今天回来,晚上他家有个宴会,他的下属塞了我两张邀请函,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

    侍者见他从特殊房间中出来,又看他长相美丽诉求急切,自认为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,便保持着礼貌的微笑:

    一边的狐狸也难得换下了平日里特意彰显肌肉与力量美的背心,一身黑色的正装反倒显得他像个裴怀清的保镖,吊儿郎当地把对方保护在自己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琥珀一进门就见裴怀清围着工作服围裙,正给植物修修剪剪,和煦的恒星光芒打在挺直的鼻梁上,尘埃在空中轻轻漂浮着,映得整个人像团光一样温暖。

    裴怀清:“……”

    裴怀清一点也不想参加宴会,但看到自己培养出的那些不大合心意的花,又想到这名额是封澜指定要琥珀给他的,他有点想亲自问问对方的想法,有些无奈地微微松口:

    房里无聊,裴怀清玩了一会游戏,不知道是不是状态不好,竟然连跪了几把。

    裴怀清直接冲出了房间,直奔向最近的一个侍者,逮着人着急忙慌地问:

    当天晚上,两人准时来到了封澜在14区的大别墅。

    ……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