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味书屋
听说我和病娇皇帝有一腿? >第18章他不会真把时宴那啥了吧 第(1/2)分页

第18章他不会真把时宴那啥了吧 第(1/2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鬼使神差的,娄钰向时宴伸出了手,不仅如此,他还用命令的口吻道:“不准咬自己的嘴唇。”

时宴没有听清楚娄钰的话,追问了一句。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,你小时候明明挺可爱的。怎么现在就变成这样了呢?”娄钰的脑袋越来越沉,他索性趴在时宴的肩膀上,不满的蹭了蹭他的脖子。

娄钰摇身一变成了摄政王,而他也从曾经那个不谙世事的太子,变成了今天这个模样。

不仅如此,时宴的嘴唇柔柔的,滑滑的,触感极佳。

可是,娄钰只是在时宴唇上咬了一下,就没有了下一步动作。

随着他的动作,他胸前的风光更加清晰的落入娄钰的眼里。

可是,到后来一切都变了。

“难道不是摄政王恨孤,所以才如此折辱孤吗?”时宴凉凉的说道。

“是吗?你说我还会不会相信你呢,先生?”最后两个字,时宴几乎是贴着娄钰耳根子说的。

自从娄钰成了摄政王,他就再也没有称呼娄钰为先生。

没有料到娄钰会突然这么做,时宴整个人都愣住了。他睁大双目,望着与自己咫尺相对的妍丽面容。

娄钰带着酒气的呼吸随着空气进入到时宴的鼻腔,让他微微皱起了眉头。“你喝醉了?”

可是,他到底还是没有拒绝娄钰的要求,缓慢的拉开了自己的衣袍。

手已不由自主的抓住了娄钰的肩膀,似乎要将他推开。

几日过去了,时宴身上的鞭痕已经淡了不少,只剩下几道浅浅的红痕,在那白皙如玉的胸膛上,非但没有破坏丝毫美感,反而有种另类的美感。

时宴呼吸一促,勾着腰带的手指逐渐收紧,仿佛要将其扯断一般。

娄钰摸着摸着,就来了兴趣,索性低下头,在时宴的嘴唇上咬了一下。

可是,他实在不明白,为什么娄钰会突然说这些。他是在试探他吗?亦或者是有别的目的?

那时候,他和娄钰的关系是极好的。好到,他甚至想要将他永远留在身边,让他哪里也去不了。

“宴儿可是我最喜欢的学生,我又怎么可能恨你呢?”娄钰的声音越来越低,似乎离彻底醉倒已经不远了。

可是,娄钰虽然这么说着,却没有要动的意思。他继续絮叨着道:“你真的就这么恨我?恨到非要我死才肯罢休吗?”



他教会了他如何去相信一个人,同时也教会了他从此不要再轻信任何一个人。

他晃了晃脑袋。犹觉得时宴这么做,还不足以平息那个梦给他带来的余悸。于是,他又对时宴下了另一道命令。“再把衣服拉开一些,让本王看清楚。”

而令他改变的,无疑就是眼前这个人。

恨?时宴当然是恨的。如果不是娄钰,他早已登上皇位,成为北月国的主宰者。又岂会像现在这样仰人鼻息,苟且度日。

接着,时宴便听见他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在他耳边道:“让你切我老二,我咬死你。”

娄钰的话,让时宴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曾经那段美好的时光。

“我没醉,我还要上你呢!”娄钰的意识虽然已经不怎么清晰了,可他还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。

刚沐浴过的手指还带着丝丝热意,触碰到时宴的嘴唇时,娄钰只觉得指尖一片清凉。

娄钰再往上一看,便瞧见了时宴咬紧了自己的嘴唇,像是在刻意忍耐着什么。

时宴的眼里,几乎要喷出火来。难堪,愤怒深深地纠缠着他,让他恨不得将眼前这个男人生吞活剥了。

他用的力气似乎不小,娄钰甚至在他的唇上看到了一丝血色。

虽然才喝了不少的酒,可是娄钰却觉得自己又口干舌燥起来。不仅如此,他的脑袋也变得昏昏沉沉,就连眼前的景象,都变得模糊起来。

那是不同于女人的高耸胸脯,而是平坦的,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肌肉。

时宴听完这话,直接黑了脸。
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