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味书屋
嫁给皇上宠妃后 >第92章 对不住忘不了

第92章 对不住忘不了

[    【作者大甜甜呀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“有点发热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也不去。”

    良久,夏瑾禾趴在顾千渝怀里,一言不发,久到顾千渝都以为夏瑾禾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能说什么?

    几乎是北辰溪前脚刚走,后脚顾千渝就抱着夏

    夏瑾禾伸手给自己搭了下脉,“可能是昨日在地下受了寒。”

    离开京都城很久,北辰溪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也就没再多逗留。

    他竟然连一句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要不然只会满盘皆输。

    萧沐凡反射弧长,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,但是银笔生注意到了北辰溪脸上的微表情,越是这个时候,他就越不能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“我还一个人孤零零地被关进了水牢。”

    “梦里相公对我拳打脚踢,恨不得杀了我而后快。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四个字,却让顾千渝身体一僵,他知道这一天早晚要到来,却不曾想竟然来的这么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夏瑾禾脸上依旧挂着淡笑,但是顾千渝却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徐梅玉,瑾儿头疼。”

    这些事情,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他亲手所为。

    顾千渝将夏瑾禾的枕头横在身后,起身倒了杯茶水递到她嘴边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夏瑾禾语气很认真,眼睛却弯成了月牙儿。

    “喝点热茶,暖暖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顾千渝凝眉,“那还要不要多睡一会?”

    雨如约而至,大雨滂沱,夏瑾禾睡的并不是很安稳,恍惚间抬眸,她就看到了一张儒雅如阳春白雪般好看干净的脸。

    “相公,一定不舍得这样对我。”

    很疼,很疼,似乎是疼了两辈子那么久。

    小翠在旁边被北辰溪刚刚的模样给吓到了,想哭又不敢哭出声的模样实在太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夏瑾禾没说话,顾千渝一下一下搓着夏瑾禾的身子,想给她些增加些暖意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那老臣就先替笔生花谢过皇上了。”徐梅玉行礼,送客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七夜实在是不忍心,又一次为她坏了规矩,从房梁上跳了下来,拉着呆呆愣愣的小丫头回了屋。

    “身上一直没缓过劲来。”

    七夜满心满眼都是小翠,自然也没注意到银笔生那过于震惊的眼神。

    如果夏瑾禾这个时候抬头,一定能看到顾千渝眼睛里面的愧色。

    “还是冷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的人不给我吃饭,他们还打我肚子。”

    “疼……”夏瑾禾抱着头部,呻吟出声,“好疼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,顾千渝成为了夏瑾禾怕疼怕冷的理由。

    顾千渝皱眉,伸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。

    一个打横把人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又能说什么?

    夏瑾禾依旧笑着,趴在顾千渝身上,声音闷闷地,“但是我知道,这些只是噩梦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冷,里面很冷。”

    顾千渝脊背完全僵直了起来,喉结上下滚动,却一句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“我去——”顾千渝刚要起身,就被夏瑾禾扯住了衣角。

    夏瑾禾今天的表现很反常,顾千渝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他当真是禽兽不如。

    顾千渝脱掉外袍,把女孩的头压在自己胸口处,“这样要好点吗?”

    看着顾千渝沉默的模样,夏瑾禾的头忽然又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越疼,你的笑容就越大。”

    他小时候好像追杀过七夜。

    “相公,我怕。”

    夏瑾禾缩在顾千渝怀里,似乎在叙述着什么可怕的事情,整个人身体都在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嗯?”顾千渝没想到夏瑾禾忽然会这样说,他拍了拍夏瑾禾的后背,等待着她的下文。

    “不困,就是冷。”夏瑾禾往顾千渝怀里拱了拱,“睡着了也冷。”

    夏瑾禾伸出手就要挠自己的头部,顾千渝眼疾手快把夏瑾禾的手圈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没一会,顾千渝就发现了端倪,“身上怎么这样冷?”

    顾千渝又坐了回去,把女孩拥在怀里,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相公你却在外面笑。”

    顾千渝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夏瑾禾的脸颊,“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“相公,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,我好冷。”

    夏瑾禾摇了摇头,恰巧一阵惊雷声响起,她几乎是下意识地缩到了顾千渝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做梦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我笑你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。”

    顾千渝低笑,抚着夏瑾禾的背安抚着。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夏瑾禾鼻音很重。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