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味书屋
[综英]危险关系 >20

20

[    【作者桃阿李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她在圣芒戈的药剂室里忙碌了一整夜,才把第一间病房所有需要的魔药熬制完成。那些麻瓜身上中的咒语都叠加了各式各样的黑魔法,缓和剂和生死水只能替他们减轻痛苦,并不能解除病痛。

    卡珊德拉给她留了一间房间,她直接在布鲁佛格山谷睡到了星辰满天。她从床上起来,走到窗户边。布鲁佛格山谷的夜晚静悄悄的,偶有几声虫鸣,隐藏在深蓝色的夜幕里。

    默迪太太带来了一个好消息,秘书办终于开始登广告招人了,他们原本打算等待今年的毕业季,但默迪太太认为药剂室实在等不了了,本来他们就一直缺人,还走了一个助手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或许他们注定是要道别的。只是泰塔尼克号沉没带来的道别太过惨烈,于是,命运就换了一种温吞的方式。

    埃斯特拉没有回马沙加尔。女仆们每天要干的事情太多了,拆洗床单,缝补衣服,擦洗客厅的……埃斯特拉不想回去增加她们的负担。

    他疑惑地回过头,鼻尖轻轻地嗅了嗅

    这是一间不大的舱室,靠着舷窗摆放着一人宽的小床,窗户被打开着,如水的月光流淌在帕特里克秀丽的面庞上。他双眼紧闭,睡得正沉。

    帕特里克觉得她应该是出于某种原因——或许怕管不住自己的嘴巴,透露出有关布鲁佛格山谷的事情——才坚决地做出了违背自己本身意愿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去过布鲁佛格山谷,玛丽?”帕特里克转而去问垂手立在餐桌边的玛丽,“我听说你是本地人。”

    但确实,没有人对布鲁佛格山谷感兴趣,除了他自己。

    当她把魔药都送到五楼时,清晨的阳光已经从圣芒戈透明的穹顶上倾泻下来。在药剂室昏暗灯光里熬了一整夜的埃斯特拉略感刺眼地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帕特里克翻了一个身,他突然感觉房间里有人在看他,他警觉地睁开眼睛,空无一人,他走到窗前,看向甲板,身后的空气里传来轻微的响动,就像有只鱼在水里吐了一串泡泡一样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刚蒙蒙亮,卡斯特上尉的马车已经等在门口。

    隐身药水就要失效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吃完晚餐,散步去那里怎么样?姑妈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伯顿夫人没有任何疑虑地就接受了格雷夫人的说词,她万分感谢地收下了格雷夫人的闪电泡芙,还邀请格雷太太留下与他们一道共进晚餐。

    但是很奇怪,当他提到布鲁佛格山谷时,马沙加尔村子里的人明明知道这个地方,但他们似乎对这个山谷兴趣寥寥。话题刚开了一个头,总是会岔到其他地方。就像他们下意识地自动忽略了这个名字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,埃斯特拉心里想,爱过帕特里克这样的一个好人,将会是她最美好的回忆,虽然只是她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借着这几天的忙碌,埃斯特拉故意把他失去记忆这件事置诸脑后。或者她潜意识里是在想,帕特里克会不会再爱上她一次呢?所以总是把真相一拖再拖。

    圣芒戈的成品库存帮不上埃斯特拉的忙,所有的魔药都需要埃斯特拉对照着治疗师给出的诊断说明现做。

    “帕特里克,你明天一早的火车赶去乘船,我建议你还是尽量早点上床休息。”伯顿夫人的神情仿佛在看一个调皮的男孩在百般找借口,她悄悄说,“放心,埃斯特拉不会丢的,我们最好不要去打扰她和朋友之间的聚会,你说呢?”

    埃斯特拉一夜未睡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天光渐渐亮起,漫天的星子都渐渐隐去,只余下那颗最亮的晨星顽强的闪耀着。

    埃斯特拉走到他枕边,慢慢地跪坐下来,她伸出手指临空描摹了一遍他的轮廓。

    “我要求他们必须给我招到两个助手,一个药剂师。”默迪太太看了看埃斯特拉眼下的青黑,终于良心发现地说,“回去休息吧,伯顿,明天早上再来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一个山谷而已,先生,不会有人特意想去看看它的。”玛丽说。

    帕特里克看得出格雷太太脸上闪过的跃跃欲试,但她还是拒绝了。

    那纵容的语气,让帕特里克不好意思对说是她误会了。

    “哦,女孩子总是需要一个闺中密友的,帕特里克。”伯顿夫人说,“这是家人无法替代的。”

    现在这个时间,帕特里克应该已经在船上了吧。

    埃斯特拉原地站了一会儿才适应了脚下突如其来的载沉载浮。

    布鲁佛格山谷,帕特里克对它的风景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埃斯特拉果然一夜没有回来。帕特里克在她房间外站了一会儿,才拎着手提箱下了楼。

    “布鲁佛格山谷并不远,为什么埃斯特拉不回来呢?”晚餐的时候,帕特里克打算再做一次尝试。

    埃斯特拉从手袋里拿出一瓶隐身药水,这是她下班前回到药剂室里特意熬制的。她喝下药水,默默想着那条应该被玛丽放在帕特里克行李箱里的项链。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