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味书屋
憋宝人 >第395章 命

第395章 命

[    【作者黎照临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王小六儿一歪身子,心说啥意思呢,难不成,要“托孤”不成?

    “这张卡,是给谁的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吴老狗说完,略微沉默了一下,“我死了以后,手底下的人,肯定会反,你知道的,我们这群人,都是走江湖的,守规矩的人,本来就少。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说,人死了以后,真的能见到那些死去的人么?”

    当天夜里,王小六儿去了柳婳那边,把那张卡递给了柳婳,把话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工作上的事情,杨安祺不爱说,王小六儿也不想多问,只是看她的样子憔悴了些,王小六儿还有点儿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王小六儿听得直冒汗,心说我去,这都谁说的?

    王小六儿把那张卡接过来,看了一下,是一张银行卡,而且,好像很牛逼似的。

    吴老狗一阵苦笑,“以前,算命的时候,有一个老先生跟我说过,他问我,都说,算命算命,可你知道什么是‘命’吗?我当时被问住了,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,而后,那老先生说,无处着力的地方,就是‘命’。可能,冥冥中,这一切早已经注定了。想想也是,姚爷什么样的人物,他都没能做成的事情,我又何德何能。”

    她站在王小六儿的身侧,往王小六儿的肩膀一倚,挑眉问道

    吴老狗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王小六儿知道这场合自己不能多留了,站了起来,吴老狗摆摆手,示意他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王小六儿不做声,他没死过,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您先休息,我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葬礼之后,杨蜜有活动,着急走了,近来有些不顺的杨安祺跟王小六儿出去了吃了顿饭。

    吴老狗抿了抿,“这些我欠姚爷的,我还给他女儿,也不算亏欠。”

    吴老狗似乎看出了王小六儿的意思,苦笑着,旋即拿出一张银行卡,递给了王小六儿,“我这里,有一张卡,我死了以后,你帮我交给一个人。我能看得出来,你是一个守信用的人,我身边的人,我大多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吴老狗说完了,又扭头看看王小六儿,“我这次找你来,也不单纯是想跟你说这个,还有一件事,想跟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我,坚持不了几天了,最多也就十天半月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同一天,吴爷死在了家里,死因不明,说是暴病身亡,但王小六儿总觉得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柳婳听完了,那一愣一愣的,不过没做声,他把卡收下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王小六儿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吴老狗苦苦一笑,扭头看着王小六儿,“他们都以为我不知道,但其实,我早就知道了,柳婳,是姚爷的血脉,我这一辈子,不欠别人多少,唯独,欠姚爷的,我现在,也差不多已经要死了,有了这个,在底下见了面,也算有个交代不是。”

    吴老狗说着,缓缓地吐了一口气,“我听人说,你跟柳婳,也认识,而且相处得不错,是吧?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。”

    再说了,即便不发生些什么,他的样子,也活不了几个月了。

    王小六儿沉默半晌,“柳婳知道这事儿么?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,万念俱灰,哪有那个心思。”

    王小六儿沉默半晌,扭头看看吴老狗,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给柳婳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肯定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也去参加了一下葬礼,葬礼上,看见了很多吴爷的“家里人”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王小六儿忽然觉得,那些人,个个面相奸恶,好像也都不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杨安祺去洗了个热水澡,一边擦着头发,一边出来,看王小六儿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摆弄着手机,有点儿好奇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帮您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他俩吃完了饭,就回去了,因为确实有些日子没见了,杨安祺表现得很热情,王小六儿也没让杨安祺失望,先给杨安祺做了个保养,又给杨安祺安排了个香薰,那一套小操作下来,把杨安祺摆弄得明明白白的,看王小六儿的眼神儿里,浓浓的都是满意。

    吴老狗眼泪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王小六儿没作声,吴老狗,虽然在生命的最后阶段算是有些悔过的意思了,但是,纵观他的一生,他肯定算不上什么好人,这样的人,死了也就死了,要什么说法呢?

    “我有我的眼线。”

    这不至于吧,咱们才认识几天啊?

    只不过,好歹也是一代枭雄,弄成现在这个样子,也有点儿叫人无语似的。

    王小六儿一愣,“您说。”

    吴老狗点点头,旋即又看向王小六儿,“杨蜜,和杨安祺,都是我的干女儿,她们俩,都是我以前的兄弟的娃,一个,为了保护我,死了,另一个,也是因我而死。我之所以帮助他们,给他们投资,大抵上,也是因为这个。”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