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味书屋
元熙纪事 >第七章孔雀成精 第(1/3)分页

第七章孔雀成精 第(1/3)分页
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只是,眼下也没什么好办法。他吐舌头:“我没什么,你那柳顺儿可就惨了。”

莲子在吃的面前从来是没有立场的,她接过桂花糖,从善如流答道:“莲子。主子没喜欢过别人,就你一个姘头,在寝殿。喜欢吃甜食,越是甜越是腻乎的越喜欢。下次多带点。”

苗描最后不耐烦了,一言定夺:“永宁宫。我们住永宁宫。你三日后来永宁宫寻我们。”

温煦表示非常有意见:“为何三日后寻你们?明日不成吗?”

陈琦:“……” 而更为神奇的是,翌日傍晚,温煦还真就找上门来了。

苗描摊手:“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

陈琦道:“呵呵,禁宫一等侍卫?堂堂?”

难道眼下又不准的?

他睡意上涌,打了个哈欠,“别说柳顺儿了,我们几个都快拉虚脱了。”那一张脸,果然惨白惨白的,没一点血色。

陈琦:“?”

其声之洪亮,实在令脸皮厚如城墙的温煦都不由脸红。

当然,他脸红的主要是姘头这个词……他和陈琦,怎么能叫姘头呢?他们这么正大光明?姘头能这样吗? 不过,这个小姑娘嘛……倒是孺子可教。 温煦从怀里摸出包桂花糖递给莲子,露

陈琦翻白眼:“我们本就住在此处。倒是你,夜间不巡逻,到这吓什么人。”

苗描无语:“成成成!温侍卫,如今夜色已深,你我早些散了吧。还要休息呢。这大半夜的,可困死我了。”

难道老毛病又犯了?他从前洞府时,祖师曾笑他迷糊。

温煦双眼睁得更大,目瞪口呆的:“住在宫里?住在哪个宫里?何时住的?我怎不知道?”

“苗描,你怎么了?” 苗描摇头,觉得肯定是自己算错了。他现在两股站站,有些发抖,忽然间不复原先那趾高气昂的气势。

就盯着陈琦和温煦两人眼都不眨的看着。

温煦长舒一口气,想了想,又清清嗓子:“我乃堂堂禁宫一等侍卫。你们夜里都住在何处?怎么在这宫里救人?”

苗描抱拳,远眺温煦离去的背影:“陈琦,你先回去,我且跟着这温煦去瞧瞧,他到底是什么人。”

小齐睡眼惺忪,迷迷糊糊道:“能如何?猫主子那东西不新鲜了,昨晚闹了一通肚子,早好了。”

他回到永宁宫里,发现诸人都在熟睡。

手舞足蹈载歌载舞的,生怕吓不着别人。

出一副诱拐无知小朋友的笑容:“小妹妹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莲子正坐在院中看凌霄花,一听到有人问陈琦,立时高声道:“主子!主子!你姘头来了!”

最后居然瘫坐在地上,大汗淋漓。

他这次换了身衣服,一身锦绣衣衫,手持一柄折扇,花孔雀一般花枝招展的,叩开永宁宫的大门十分有礼:“不知陈琦可在此处?”

陈琦嘴角一抽,觉得这人真是个脑子有问题的。

温煦气势一下软了,小狗一样凑上去拽着陈琦的袖子:“阿琦,我只不过想问问你们住处,并无恶意,闲来无事去蹭杯茶不可吗?”

小齐正守夜,扒在柱子上流口水。陈琦一把揪起他:“柳顺儿如何了?”

陈琦咋舌,猫居然会晚上困。

陈琦斜睨他一眼:“一个小孩。”他侧头问苗描:“那该如何是好。”



苗描狠狠,掐了自己一把!

偏生温煦这时耳尖,立时尖声道:“你那柳顺儿?谁那柳顺儿?柳顺儿是谁?”连珠炮一般。

一定是自己算错了!

他翻来覆去,算了好几遍,仍是如此,然后,他看着陈琦,抬手算了一遍,越发混乱。

他又看了看温煦,温煦怔住,随即向他展颜一笑,露出个自以为风流倜傥实则奸诈的笑容来。

更让他咋舌的是,温煦居然欣然答应,然后牵着他的手约好明日再见,就这么一溜烟跑了。
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