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味书屋
少卿大人的探案小锦鲤 >第28章 亡于大火

第28章 亡于大火

[    【作者柳扶欢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屠苏苏打开银盒,一股清香扑鼻而来,淡淡的香味十分好闻,不免有些上头。

    屠苏苏一脸惊恐的指着自己,“陆大人这是给我的?”

    只见楚风扬起手里的马鞭抽打马臀,马儿嘶吼一声,朝着前方奔去。

    只见两人分散,楚风不知和车夫说了什么,车夫将缰绳递给了他,自己跳下马车。

    银盒怎么看都像是女子之物。

    屠苏苏没想到自己一时没控制好量,整双手就像是浸进了猪油缸,十分的难受。

    这时候陆曜一脸的惊恐,绝对是嫌弃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上次乘坐一辆马车,陆曜看自己的目光宛如看兄弟一般,纯洁的不能再纯洁。

    陆曜瞥见了屠苏苏通红的双手,眼眸里闪过一丝心疼,从怀里拿出一个圆形的银盒,塞在她手里。

    陆曜没意料到屠苏苏会突然这么做,吓得收回手,脸颊浮上一片微红。

    楚风只顾着赶车,随意的回道,“你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屠苏苏伸手戳了戳陆曜的手臂,小声的喊道,“陆大人,你睡着了吗?”

    好好的房子被烧成一片废墟,烧焦的木料还冒着烟。

    冰冰凉凉的,又滑又软。

    “陆大人,你总算是出现了,宫里来人催问官银案件进展,都找你半天了,你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。”

    楚风的驾车技术跟他人一样,粗犷而不失疯狂,一路上跌跌撞撞,屠苏苏被颠的浑身难受。

    很快,马车停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?不是说要验尸吗?”

    陆曜闻言不语,没有一丝回应,但嘴角上扬起了微微的弧度,难掩笑意。

    没想到陆曜冷冷的冷块脸,居然是如此纯情的美男。

    屠苏苏露出一脸意味深长的笑意,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屠苏苏想用帕子抹掉手上的药,但这药膏一看就价值不菲,身为一个财迷的基本涵养。

    心中十分疑惑陆曜确定是让我来验尸的吗?

    屠苏苏晕晕乎乎的下了面车,看着满地废墟,灾后现场。

    屠苏苏上前握着陆曜的手,将手上的药膏蹭到他手里,“药膏抹多了,分你一半。”

    陆曜立马恢复一脸清冷,俯身在楚风耳旁,压低声音道,“你将屠苏苏带到案发现场去,记住一定不要让任何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屠苏苏露出礼貌的微笑,摊开了手掌,“借陆大人双手一用。”

    尽管京城天气回暖,但还带着刺骨的寒意。「?愛阅读l○ve?ueDu.С〇М」

    屠苏苏撩开车帘,看着两人窃窃私语着,正欲起身下车。

    屠苏苏看着陆曜一脸惊恐的模样,“陆大人这是嫌弃我?”

    说完,马车调转车头,朝着街道驶去。

    楚风一脸茫然,但是点头应下,“你快去应付孙德海吧,我带屠苏苏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哦~”屠苏苏恍然大悟,仿佛嗅到了什么八卦。

    见陆曜闭目靠着桌子上,小憩打盹,屠苏苏看着银盒,小声的说,“谢谢陆大人。”

    陆曜点头,转身走进了大理寺。

    陆曜脸颊微红,嘴里仿佛塞进了棉花,磕磕巴巴的道,“没……没有,我只是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他只感觉到心脏在胸膛里,快要跳出来一般,每次遇到屠苏苏,他总算莫名其妙的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陆曜犹如解脱,猛地跳下马车。

    银盒的正面镌刻在一株兰花,花苞羞答答的垂着头,犹如亭亭玉立的佳人。

    正打屠苏苏犹豫不决时,眼神瞥见了陆曜葱白如玉的手。

    屠苏苏铁定不能容认这种浪费的行为出现。

    屠苏苏低头看着自己红肿结痂的双手,仿佛是一只猪蹄子。

    屠苏苏坐在车厢里,双手冻得通红,仿佛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银盒里的药膏呈白色固体状,屠苏苏伸手挖了一点,涂抹在伤口上。

    屠苏苏话音刚落,陆曜猛地睁开了双眸,“屠小姐有什么事?离京城还有一里地。”

    楚风站在大理寺门外,望眼欲穿看着街道,一见到陆曜身影,立马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楚风点点头,指着废墟,“这里就是,

    “你的手生了冻疮,这是我在太医院拿的药膏,抹上会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这些天一直忙着修庙的事,屠苏苏都将手上的伤给忘了。

    那目光如炬,让陆曜坐立难安。

    陆曜一脸茫然的看着她,但并未表露疑惑,将双手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出半刻,马车停在一处火灾事后现场。

    “楚捕头……不是让我来验尸的吗?”

    只好便宜他了。

    屠苏苏一时没站稳,差点摔了一个屁股蹲,看着陆曜的人影消失在门口。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目录 书签